<form id="nrvzd"></form>

    <pre id="nrvzd"><rp id="nrvzd"></rp></pre>

    <ol id="nrvzd"><p id="nrvzd"></p></ol>

    <noframes id="nrvzd">
    <big id="nrvzd"></big>

    <pre id="nrvzd"></pre>
    <big id="nrvzd"></big>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美國夢”碎 何以為家——起底美國愈加惡化的無家可歸頑疾

    2023-04-03 11:00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記者

    《洛杉磯縣宣布因無家可歸者危機進入緊急狀態》《紐約市無家可歸者數量已達到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高水平》《露宿街頭者——美國無家可歸者問題日益嚴重》……

    以上是美國媒體近期關于無家可歸者問題一些報道的標題。美國政府統計數據顯示,美國2022年1月有超過58萬無家可歸者,其中洛杉磯和紐約是無家可歸者最多的城市。

    “為什么在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卻有大批人口不得不住在大街上?”不少美國人自我反思。有美國人指出,龐大無家可歸者群體的長期存在是美國的“國家恥辱”,殘酷地提醒人們美國政客對這一危機的漠視,其根源在于美國根深蒂固的社會不平等。

    “每一個無家可歸者背后都有一個悲傷的故事”

    1月的美國西海岸,寒風冷雨暫息。43歲的非洲裔婦女??怂姑χ媚景寮庸套约旱臈碇惠v廢棄在洛杉磯縣海港城路邊的破舊廂式旅行車。

    ??怂乖臼且幻麖N師,失業后因無力支付房租而流落街頭。她已經在這輛車里住了三個多月?!皼]有了工作,付不起房租,太艱難了,”她說,“我希望能離開這里,找一個更安全的落腳點?!?/p>

    2023年1月13日洛杉磯縣海港城區域,無家可歸者、43歲的非洲裔婦女??怂乖跅淼钠婆f廂式旅行車旁收拾雜物。新華社發(曾慧攝)

    不遠處的街邊,72歲的白人男子邁克坐在一輛輪椅上。除了幾個散落的手提袋,只有收養的一條黃狗在他身旁,陪伴主人熬過漫漫長夜。邁克此前因健康狀況惡化被警方送進醫院救治,出院后繼續流落街頭。

    2023年1月13日洛杉磯縣海港城區域,無家可歸者、72歲的邁克坐在街邊一輛輪椅上,旁邊是他收養的黃狗。新華社發(曾慧攝)

    加州非營利性組織“慈心絲帶公益”發起人之一約瑟夫,常年在這一地區幫助無家可歸者,為??怂购瓦~克等人提供食物和衣物等物資。他告訴記者:“每一個無家可歸者背后都有一個悲傷的故事?!?/p>

    有著“天使之城”稱號的洛杉磯,全縣人口約1000萬,無家可歸者接近7萬人,兩個數字均位居全美第一。這些無家可歸者中,有部分人在政府或者福利機構的收容所居住,但約70%不得不流落街頭,棲身于汽車、公園、廢棄建筑、公交車站、火車站、機場和露營地等。

    數量龐大的無家可歸者,已成為美國社會一大頑疾?!堵迳即墪r報》一篇題為《洛杉磯無家可歸者問題是國家恥辱》的社論寫道:“不法分子視他們為獵物,海洛因、冰毒等毒品隨手可得,性侵、肢體暴力屢見不鮮,結核病、肝炎、艾滋病等傳染病時時威脅著他們?!睘閼獙τ訍夯臒o家可歸者問題,今年1月,洛杉磯縣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在美國另一端的東海岸,紐約市曼哈頓下城包厘街。已是上午10點半,中年男子普林斯·法克斯的早飯還沒有著落。他左腿膝蓋以下殘缺,坐在輪椅上,不停向行人招呼?!白鳛橐幻宋槔媳?,我在挨餓,請救救我,求求你了!”

    2023年1月14日,美國紐約市曼哈頓下城包厘街,退伍老兵普林斯·法克斯在收到志愿者發放的免費食物后高興地舉起手。新華社記者劉亞南攝

    法克斯告訴新華社記者,他左腿殘疾是在一次軍事行動中被地雷炸傷后截肢所致,退伍后政府只為他提供了幾個月的照料和福利。他去政府支持的收容所求助,卻遭到虐待?!拔掖诖蠼稚鲜且驗檫@里比收容所安全。那里的人試圖性侵我,打我,并拿走我的東西。因為失去了一條腿,我無法保護自己?!?/p>

    交談中,有志愿者用手推車推來食物分發給法克斯和附近其他有需要的人。法克斯高興地說:“我要吃飯了?!彼岩粋€塑料垃圾桶的蓋子蓋上,把食物放上去,以此作為自己的臨時“餐桌”。

    美國政府2022年11月公布的數據顯示,當年1月全美無家可歸的退伍軍人有3萬多人。研究表明,退伍后缺乏社會支持是造成退伍軍人無家可歸的主要因素。

    在紐約這個美國最大、最繁華的都市,無家可歸者人數正不斷增加。美國無家可歸者聯盟一份報告顯示,近年來,紐約市無家可歸者人數已達到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高水平。2022年12月,共有68884人睡在城市收容所,其中包括21805名無家可歸的兒童。

    紐約兒童權益保護協會2022年10月發布的報告顯示,2021至2022學年,紐約市居無定所的公立學校學生連續第7年超過10萬人,比上一年增加3.3%,約占該市公立學校學生總數的十分之一。這些孩子有的住在收容所,有的住在汽車、公園或廢棄建筑中,有的寄宿在親戚朋友家里。他們經常缺課,學業表現不佳,其中住在收容所里的孩子的高中輟學率是有固定住所孩子的三倍多。

    “源自多個公共政策的失敗,并非意外事件”

    美國知名反戰組織“即刻行動制止戰爭消除種族主義”聯盟負責人布賴恩·貝克爾說,美國政府應該把錢花在人們需要的地方,而非用來資助戰爭和軍國主義。

    “為什么在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卻有大批人口不得不住在大街上?”貝克爾質問。

    美國無家可歸問題跨部門委員會執行主任杰夫·奧利韋特說,當前這輪無家可歸者潮始于20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源自多個公共政策的失敗,并非意外事件”。其中一個原因是保障性住房短缺,目前缺口達700萬套。加利福尼亞大學舊金山分校研究無家可歸問題的專家瑪戈·庫謝爾表示,加州政府為極低收入者提供的可負擔住房至少短缺100萬套。

    美國預算與政策優先安排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6年,美國用于公共住房的聯邦資金減少21%。這不僅影響了新建住房供應,還導致現有住房減少。美國全國低收入者住房聯盟指出,每年約有1萬套公共住房因失修無法繼續居住。維修現有的公共住房需花費700億美元,這個數字比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一整年的預算還要高。

    2022年8月8日,一位無家可歸的男子走過美國加州洛杉磯市區的人行道,他身邊是無家可歸者居住的帳篷。新華社發

    2022年12月,拜登政府公布一項無家可歸者問題應對計劃,表示將把增加住房供應擺在優先位置,目標是2025年讓無家可歸者數量減少25%。不過,批評者認為這一計劃治標不治本,是過去失敗戰略的翻版。

    美國智庫凱托學會研究貧困和不平等問題的高級研究員邁克爾·坦納說,美國歷屆政府都未能解決無家可歸者問題,人們傾向于找到一個簡單答案,“要么讓警察把他們(無家可歸者)趕走,要么把錢砸在住房上”,但這類答案都解決不了問題。

    得克薩斯州公共政策基金會高級研究員米歇爾·斯蒂布指出,無家可歸者通常由代際貧困、吸毒酗酒、精神疾病、家庭暴力以及缺乏支持網絡等因素造成,拜登政府的計劃在解決這些問題方面做得不夠。

    奧利韋特認為,重要的是要認識到無家可歸者問題是美國社會的失敗而非個人的失敗。要區分造成無家可歸者的根本原因和個人風險因素,人們常提到的精神疾病、藥物濫用或家庭暴力等與無家可歸問題有關,但并不是根本原因。

    “根本原因是根深蒂固的社會不平等”

    那么,問題根源何在?旨在應對加州硅谷無家可歸問題的“目的地:家”項目認為,雖然無家可歸者問題是由多個因素引發并且每個人的情況不盡相同,但更深入的研究發現,無家可歸者問題存在的“根本原因是根深蒂固和長期存在的社會不平等”。

    美國是貧富分化最為嚴重的西方國家。過去幾十年,美國貧富差距越發懸殊,而美國政府卻缺乏解決貧困問題的政治意愿。美國人口普查局去年12月發布的報告顯示,2021年美國貧困人口為3790萬,官方貧困率達11.6%。這些貧困人口承受風險能力較弱,遭遇疾病、失業、意外等都有可能陷入困境,失去住房從而流落街頭?!叭绻覀儫o法阻止人們源源不斷地淪為無家可歸者,我們將永遠解決不了問題?!奔又莘菭I利組織“全家”聯絡主管伊迪·艾恩斯說。

    2022年9月8日,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區,街頭可見多個無家可歸者的帳篷。新華社發(曾慧攝)

    美國作為頭號資本主義國家,社會保障體系存在系統性不平等,有近3000萬人沒有任何形式的醫療保險。華盛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2020年6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一些美國人失業后付不起醫療保險費,又沒有多少儲蓄,生病后陷入財務困境,最終淪落街頭。該報告調查的無家可歸者中,68%的人有過醫療債務。哈佛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雷蒙德·克林德和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尼爾·馬奧尼等人2021年7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截至2020年6月,全美醫療債務總額估計高達1400億美元,低收入者是受此類債務沖擊最大的群體。馬奧尼評價,這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經典案例”,也是“令人震驚和獨特的美國現象”。

    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同樣不容忽視。美國全國終止無家可歸聯盟2020年6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少數族裔變成無家可歸者的風險要高于白人。非洲裔在美國總人口中占比為13%,在美國無家可歸者中占比卻超過40%。與此同時,流落街頭的拉丁裔也越來越多。美國媒體指出,洛杉磯縣的拉丁裔無家可歸者從2015年的約1.1萬人猛增到2022年的近2.9萬人,舊金山市的拉丁裔無家可歸者人數2019至2022年間增長55%。

    從事社會救助工作的專業人士表示,洛杉磯作為美國最富有的城市之一,卻面臨嚴重的無家可歸者問題令人痛心。這是洛杉磯、加州乃至全美面臨的一個嚴重社會問題,政客們不能把解決這個問題只當成選舉口號,不是送一頓飯、一條毛毯給無家可歸者,或者開一輛大巴車把他們送去別的城市,就能解決這個問題。要從根源上解決美國無家可歸者問題,采取綜合的經濟、社會和醫療保健等措施,既要對那些努力重回社會的無家可歸者伸出援手,更要從源頭上阻止更多人因無法立足社會而流落街頭。

    2月19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一名抗議者手舉標語在林肯紀念堂前參加反戰集會。新華社記者劉杰攝

    然而,現實中,美國政府寧可每年把數千億美元的資金用于軍費開支,也不愿投入足夠資源真正解決貧困等社會問題。畢竟,就像前聯合國極端貧困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人菲利普·奧爾斯頓曾經指出的那樣,美國是發達國家中唯一堅稱“人權不包括免于死于饑餓、免于無錢就醫或者免于在極度貧困環境下成長的權利”的國家。

    (參與記者:杜白羽、高山、劉亞南、譚晶晶)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

    亚洲婷婷综合色香五月|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明星换脸十八禁网站|欧美一级夜夜爽www试播

      <form id="nrvzd"></form>

      <pre id="nrvzd"><rp id="nrvzd"></rp></pre>

      <ol id="nrvzd"><p id="nrvzd"></p></ol>

      <noframes id="nrvzd">
      <big id="nrvzd"></big>

      <pre id="nrvzd"></pre>
      <big id="nrvzd"></big>